我不敢說我對每一種花草的喜愛都一樣

馬蘭就經常被嫌棄

魚腥草也常慘遭拔除的命運

小韭蘭不開花的時候總是被遺忘

   
實在想不起來後院怎麼會出現馬蘭

應該是隨著朋友送來的一盆迷迭香偷渡進來的

跟著迷迭香偷渡進來的尚有蛇莓

馬蘭有著典型菊科植物的清純小花和女生極愛的淺淺紫色

我用紅磚圍了一個小花壇

那是馬蘭的家

但是生性強健、耐旱耐濕的馬蘭總是不斷向外擴張地盤

除非連根拔除不然你永遠別想把它請出花園

  
魚腥草是民間常用的藥用植物
我在野外拔了幾棵回來種在園子裡頭
現在花壇裡已經是草滿為患
魚腥草擴張地盤的能力更甚於馬蘭
要拔掉它得用鋤頭深挖斬草除根才行 

如此強大的生命力自然也使得馬蘭和魚腥草成為最好的地被植物

溼熱的雨季裡

馬格麗特與香菫菜相繼陣亡、玫瑰也沉默不語時

馬蘭和魚腥草立刻以旺盛的生命力補滿沉寂的花圃

  
小韭蘭葉子須適時修剪
不然有時葉片趴在地上一付無精打采的樣子

夏季或夏、秋之際小韭蘭開花時

常令人眼睛一亮:「天啊!這不起眼的傢伙也會開花呢」

小韭蘭一年中如此亮麗的時節不是太多

總是在開花時節

才突然想起

去年被丟在花園角落的小韭蘭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