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蚊蟲多,我的體質極怕蚊子,尤其是這種濕熱的季節,早晚花園裡蚊蟲特多,總說要去買瓶香茅油來驅蚊。

香味是有記憶的。有些香味總讓人立刻與某些十分遙遠的記憶相連。

對我來說,香茅油讓我不由自主地回憶起一段十分早期的童年印象。



那應該還是台灣香茅油的黃金時期吧!爸爸、媽媽和一個同鄉相偕上山種香茅,媽媽挑著一擔米籮,我和還不會走路的弟弟分別坐在兩個米籮裡,裡頭還放著些日常用品。當時我應該只有三歲多,不記得太多事,但是坐在媽媽挑著的籮筐裡,沿著現在被稱為〝茶會社古道〞的石階路輕輕晃動著上山的印象,卻是十分的鮮明。

印象中,自家果園後方,也種有幾叢香茅。大約唸小學的階段,會隨著爸媽在果園幫忙或者嬉戲,偶爾,春夏時節會在香茅叢中發現鳥巢和鳥蛋。回家了,順手撿些柴火帶回去,媽媽用鐮刀割下香茅的葉子,將木柴綑綁成束,帶著木柴走回家的時候,香味便也一路跟著回家……

香茅油也關聯著一個客家山村裡,貧家女孩與富家男孩的愛情故事。

富家男孩愛戀貧家女孩已有一段時日。那個時候,表達愛意的方式純樸的可愛:女孩家屋後經常出現一大把的龍眼,或者,女孩和父親在焗香茅油的時候,男孩熱誠的在一旁幫忙。時間久了,女孩父親察覺出富家男孩的心意,女孩父親自忖家境清貧,女兒嫁入村內有錢人家未必幸福,於是,再三警告女兒:不可以和富家男孩往來。

造化弄人,在父母命不可違的年代裡,女孩聽從父親的決定,嫁了另外的男人,出嫁那天,女孩上車時一轉頭,正好看見嚎啕大哭的男孩……這畫面藏在客家女孩心裡幾十年。

故事裡的主角便是媽媽!幾年前,老爸臥病之時,對媽媽透露了些媽媽不知情的往事,說出這些往事,對老爸而言,或許是一種救贖,對媽媽來說卻是至深的傷害,即使老爸去世了這麼多年,媽媽仍然無法完全釋懷。有時,媽媽以喋喋不休的抱怨宣洩自己的情緒,貧家女孩與富家男孩的愛情故事便在某一次的宣洩中透露了出來。


前幾天參與一個認識三義當地文化產業的活動,沿著挑炭古道來到一戶焗香茅油的人家。現在,焗香茅油演變成客家地區的休閒產業,遊客來到這裡,聽主人解說香茅油製作的過程,體驗ㄧ下香茅油的香氣。小時候,外婆家附近就有一個香茅寮,空氣中總是飄著一股淡淡的香氣。

帶了兩瓶香茅油回家,一瓶自己留著驅蚊,一瓶帶回家送給媽媽。我戲謔的說,香茅油是媽媽愛的香味哦!媽媽沒有任何反應,我想她是假裝沒聽到吧。倒是ㄧ提到香茅油,媽媽又開始炫耀她八歲就會割香茅的往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ina 的頭像
Dina

Dina的花園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