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來,對於玫瑰的熱情已經略微冷卻,開始可以做出客觀的決定。

如果缺乏足夠的陽光,玫瑰是不容易健康美麗的,我開始思考,是否要將櫻花底下的〝粉妝樓〝和〝貝蒂至上〞移植。

英國玫瑰地植之後,植株大得驚人,我或許可以在夏洛特和派特之間添個拱門,讓它們的枝條盡情伸展,免得可憐的夏洛特老是因為枝條過長妨礙行走而慘遭修剪。看了英國玫瑰的身材之後,我把LD布萊斯威特(L D Braithwaite)送給鄰居,以後到鄰居花園賞花便是,小小的院子加上陽光的限制,實在不宜種下太多玫瑰。





達比也是一款好玫瑰,種在西側柵欄邊,原想擁有一座花牆,誰知道達比枝條粗壯,限制在柵欄上未免太可憐,加上西向的陽光優於東側,於是乎,我家的達比大部分的花朵是開給隔壁的葡萄欣賞的,辛苦的園丁多半只能欣賞玫瑰花朵的背影。偶爾會有幾朵達比朝向花園開,慰勞可憐的園丁。



















多雨潮濕的季節,玫瑰容易感染病菌或是蟲害,儘管派特夏季以來不斷開花,事實上葉片一直不太健康,長在屋簷滴水線下方的雞尾酒,在九月份的時候,一度是掉光葉子的禿頭狀態呢。

後院是貓咪活動的地盤,為了顧及貓咪(當然還有中國樹蟾啦)的健康,我一年不曾為玫瑰噴灑藥劑或是葉面施肥了,夏天的玫瑰們儘管不是令人滿意,還是你一朵我一朵的讓後院增色不少。

最近趁著天涼,好好的鬆土施肥,希望冬天的玫瑰有健康的一面。

對了,我想移植的還有〝悠閒生活〞,它的刺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