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是個軍人,國共內戰失利後隨政府來台。原先,父親在家鄉早已成家,育有兩男兩女。來到台灣十年之後,確知返鄉無望,多方考量下,父親在台灣和一名客家女子成婚。父親生我的時候,都將近五十歲了,而母親只有二十出頭。 

 

不確知在哪一年,有個五月逃亡潮,廣東老家的大哥(父親的長子)千辛萬苦逃到香港,自此,父親的子嗣散佈台海兩岸三地。 

 

定居香港的大哥一直扮演著中國傳統家庭中大哥的角色:照顧廣東鄉下的家人、拉攏兩岸族人的情感,有著濃烈的家族情感,是個血性漢子! 

 

小時候,母親很大方的把父親大陸家人的照片都掛在牆上,父親心情好又得閑的時候,總會向年幼的我們訴說家鄉的種種。兩岸開放探親之前,居住香港的大哥開始居中安排,讓父親和大陸家人在香港見面,開放大陸探親之後,父親也回家鄉探視過,看起來一切都彷彿很圓滿,但事實上,父親、大媽、我的母親,時代在這三個人身上寫盡人生悲歡離合,道盡世間種種矛盾,我們依附其下,內心煎熬自不待言。面對著種種誤會、爭執,我既為大陸家人心痛,也極為不捨生養我的母親。時間會漸漸沖淡了人與人之間的衝突或誤解,但是父親喪禮過後,一場母親和大哥之間的誤解又開始了。我選擇裝聾作啞,選擇逃避,多年來父母親之間的衝突、矛盾已經令人疲累至極,現在父親走了,為什麼不讓那些事就此煙消雲散?人活著老是拖拌著這些紛紛擾擾,怎麼看的見前方的天空呢?  


我好像逃避不了。女兒在大四的這個學年,將以交換生的身分赴港就讀一年。我下定決心,陪女兒到香港看看她就讀的學校之外,同時探望大哥大嫂一家人,再到廣東老家看看鄉下的四哥和父親生長的地方。
 出發前一天,帶女兒回家向外婆(我的母親)告別,我還焚香告訴父親我將回廣東老家,唯獨不敢告訴母親,想來有些內疚。但是母親聰明的很,我相相信她心裡應該有些明白。
 

父親生前一直希望台灣的兒女能和大陸的兒女保持聯繫,諷刺的是,這個遺願竟然因著他的死亡而劃上句點。此行前往香港和老家,我可以多少化解些誤會嗎?出門探親旅遊,本來是件愉快輕鬆的事情,但多年來處身在家族矛盾情結中的我,心情異常複雜,女兒的移民局簽證也一直沒有下來,基金淨值跌了、又在媒體上看到華航班機起火燃燒(我們買的是華航機票),加上八月份家裡的各項財務支出,讓人喘不過氣來,想到自己都已經中年了,還在背負原生家庭的紛擾,還在房貸、車貸和孩子的教育費等等各種經濟壓力中打轉,心情慌亂煩悶到極點,一度覺得自己是不是快有憂鬱症了。 

 

一團慌亂中,8月22日這天還是如期出發了。小妹、我、女兒,大包小包從烏日搭高鐵到桃園,再搭接駁車到機場,然後,香港到了!

(以上兩張照片是我家小妹拍的,小妹一直覺的我雖然有大姊的責任感,但是缺乏基本生活能力,老是丟三落四,所以,護照、台胞證、機票、車票一律由她保管,甚至連相機也代管了。至於我保管什麼呢?  哈,那可重要了!錢!)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