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江江畔青草肥美,村人在此牧牛。與東江平行的河堤公路上,常見成群牛兒。)

約莫十年以來,家中成員:小妹、弟弟、外子甚至女兒,都先後在不同的時間,回到廣東探望過父親的家鄉以及家人,從他們的口說和照片中,我早已熟悉海峽對岸家人的容貌,甚至是父親家鄉的樣子,但是
823這天,在煙雨茫茫中回到童年時代即聽聞父親說過千百回的故鄉,還是有著莫名的感傷和悸動!


小時候,父親見我們四個小孩,天天和鄰居孩子以閩南話交談,曾經嚴格要求我們在家裡要說廣東話,而且常常用廣東話問我們家鄉在哪裡?我們便用廣東話流利的答道:「廣東惠州青塘埔」。多年之後,我終於踏上「廣東惠州青塘埔」,終於見到傳說中的東江,見到父親成長的地方……

            
                                                (村中老屋)
四哥和四嫂仍然住在青塘埔老家,都是誠懇憨厚的莊稼人,下一代都在外地工作。四哥話很少,我又不善言詞,反倒是和四嫂說的話多些。院子裡有棵祖父時代留下來的龍眼樹,應該有百年以上的年紀了。這裡一連下了十天雨,到處一片泥濘,好些地方都不便前去,只到附近的學校看了一看。學校的環境、硬體和設備、教師宿舍都十分簡陋,沒有運動場,沒有遊戲器材,讓我有些吃驚。而且連日天雨,宿舍的老師們把未乾的衣服一件件晾在教室的鐵窗上,畫面看來挺突兀的。




父親當年在軍中,表現傑出,聽說他當年曾經和部隊經過村子,父親騎著白馬,英姿煥發,是青塘埔的榮耀,更是全家人的驕傲!但是,也因為父親的身分,在文革期間,家人都淪為黑五類,清算、鬥爭,苦不堪言,曾經餓得吃樹葉、樹根。這段往事是弟弟
(或外子)告訴我的,細雨泥濘中,我在父親老家,默默咀嚼著這裡曾經發生的往事……
   



                                                          (小學一景,頗有古意)



                                                       (村中老屋)

(後記:父親從來沒有告訴過我,家鄉村人講的是閩南話。這裡的閩南話很特別,對語言學沒有研究,用外行人的說法就是:一種腔調和用語都很像廣東話的閩南語。)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