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鵝掌楸)
九月底,姊妹們(小妹,還有一個情同姊妹的友人)去了一趟首爾。
對於這個城市的印象與記憶,多半和銀杏樹有關。








白天,我們帶著地圖和旅遊書出發,有時就在街邊的銀杏樹下研究起來。
這個城市,似乎不管走到哪裡,都可以看到銀杏,想必是最主要的行道樹吧。




正好碰上銀杏果實成熟的季節,果實經常掉滿一地,任由車輛輾壓,壓碎的果肉散發出一種不好聞的氣味。
銀杏果就是中藥裡的白果,六天裡旅途,僅僅見過一個老先生在人行道上撿拾果實,我們也順手幫他拾了幾個。




幸好有了這些美麗的樹,給路邊有些雜亂的攤子,添了些許優雅和隨興的氛圍。我們就坐在樹下不遠處,等著在銀杏樹下排隊買串烤的友人。





街道人車雜沓,似乎只要有足夠的綠意,也就從容了許多。
第四天行程較為閒散的下午,臨時決定前往高麗大學,看看兒子上半年來此當交換生的學校。
到校時接近天黑時分,只在主校區散散步便離開。
街燈灑在銀杏樹上,邊走邊想著兒子曾經在此度過的生活片段。年輕真好,每段經歷都是壯大自己的養分,每一段旅程都是再出發的力量。


我們住在鍾路三街一個平價的旅館裡,白天睡到自然醒之後,會繞過一段有著像是俗稱梧桐的路樹的人行道,找尋一個咖啡館用早餐。短短的路上,總是可以見到市井小民的活動。最讓人好奇的是,天天都有人用張舊報紙什麼的鋪在地上,上頭擺著幾樣生活用品,不太像是新的,旁邊也就圍著三五成群的人,說些什麼我們當然不懂,猜測大概是賣些二手物品吧。擺攤的人、看貨的人,全是中老年歐吉桑。

早餐,一天的開始,我們沒有嘗試當地食物的勇氣,通常還是以咖啡、麵包果腹。
冒險精神通常在夜晚開始,回到旅館稍作休息,便到附近的街道找尋合適的餐館,嘗嘗當地人的食物。不懂韓語,只好看著菜單圖片亂點,再來杯生啤酒,結果生啤酒快喝完了,我們點的菜才送上來,菜辣的一蹋糊塗,可以再配上一大杯生啤酒的,但是酒量有限,只能以白開水緩和口腔裡的麻和辣。
有兩個晚上學當地人吃烤肉、喝燒酒,看廣告圖片和酒精濃度猜測這燒酒大概是給女生喝的吧,但是對我們住種平日不喝酒也不會喝酒的人來說,兩小杯下肚就接近微醺了。
友人比手畫腳的對英文有限的店家說,這酒喝了會醉,店員做了個誇張的表情和動作,意思好像是說:「拜託,你嘛幫幫忙,喝這個也會醉?」

吃飽了,帶點微醺的走回旅館,秋天的夜裡路上風涼涼的。





異地裡看見了在梅峰才看的見的花草,總會眼睛一亮。

在昌德宮附近的野地看到雄黃草。
最近,梅峰的溫帶花卉區裡也種著幾株。



這裡很容易就看見粉紅色的白蝶花(柳葉菜科,又叫玉蝶花、白蝶草),總是長的好大一叢,還得拿個繩子綁一下,或用竹子撐著,免得東倒西歪。


畢竟是溫帶國家,到處看的見玉簪。






一般的花圃裡,玉簪是似乎最常見的植物。這株,還留著殘花呢。





無意中遇見的多肉植物。

尋常人家的窗邊




是家燒烤店,店主人應該是多肉植物迷吧。









我們讀的旅遊書裡沒有太多關於植物的訊息,如果有當地人懂中文的,我真的很想知道韓國人是不是很愛在住家院子種上一棵柿子樹。
韓屋型態的房舍,或是新式建築,總見到柿子樹以不同的姿態出現。




成熟的柿子是亮橙色的,充滿秋季的味道。
即使在亞熱帶台灣,柿子樹仍是一種富有季節感的樹:春天賞新葉、秋天觀果,冬天葉子變紅,接著葉子落盡。實實在在的以視覺效果宣告著季節的更替和流轉。


短短的旅行結束了,並沒有刻意安排觀賞植物的行程,但是旅行的回憶裡總是不自覺的就有了當地植物的影像。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