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Image_副本.jpg

附近的一個玫瑰花友常常向我推薦小玫園(台北玫瑰園),他認為以台灣北部的天候狀況,小玫園的玫瑰表現得很棒。

我把這話聽進去了,心裡一直記著這件事。總算在今年的四月份找出一天,在幾個老同學的陪伴下,進行了一趟玫瑰花的旅行。

 

抵達時分已近中午,先循著木板鋪成的步道大致瀏覽了一下。這裡的玫瑰品種比自己原先想像的還要多呢,雖然藤蔓玫瑰還沒有盛開,但是現有綻放中的玫瑰已經讓人很驚艷了。興奮的、貪婪的東瞧西看,手裡拿著相機也不知道從哪裡開始拍好。拍照,有時是一種理性的紀錄;賞花,是一種心靈的饗宴,當下,覺得兩者很難兼顧。

走著走著,竟然見到了Tina,我心目中的玫瑰達人呀!聽Tina談論著照顧玫瑰的種種瑣事,完全感受到了她對玫瑰的熱情和專業,同時,自己也學到不少。

Tina要我常來,常常來才看得到盛開的各種蔓玫,以及Tina安排的〝秘密武器〞。

 

如果看到每棵玫瑰都駐足仔細的欣賞,那可能看到天黑都回不了家,所以在園子裡雖然來來回回走了幾趟,大致上還是會對自己曾經種過的、目前擁有的,或是特別偏愛但沒有地方種的玫瑰投以較多關愛的眼神。比較沮喪的是總覺得自己沒辦法拍出各種玫瑰的美。


這天,台北非常的熱,是愛玫瑰的人非常不愛的溫度。幾個老同學原本可以把行程安排得更精采的,但是為了陪我看玫瑰,很多時候只能邊聊天邊等候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走出花叢的Dina,謝謝妳們的包容,親愛的老同學。

 

IMG_5479.jpg
摩洛哥公爵(Jubiledu Prince Monaco  法國 2000年)

 

 

IMG_5481_副本.jpg

 

 

IMG_5493.jpg

 

 

 

IMG_5569.jpg
芮妮(Renae   1954年 美國),很柔美的一款蔓玫,我曾經嫁接過,但是沒有成功。

 

 

IMG_5571.jpg

 

 

IMG_5574_副本.jpg
右:
矇矓茱蒂(Jude the Obscure  1995年 ER)

一直都很難抗拒這樣的花型和花色。

 

 

IMG_5580_副本.jpg
葵(Aoi  2008年 日本)

 

 

IMG_5584_副本.jpg
索羅娜  (Sonora 1962年  美國)


 

IMG_5602_副本.jpg
左:奧斯麥金黃(Aalsmeer Gold 1978 德國)
右:夏洛特(Charlotte 1994年 ER)

 

 

IMG_5604_副本.jpg
光輝五月五(Cinco de Mayo   2009年 美國)。
多花又強壯,媽媽很稱讚的一款玫瑰,特別拍回家給媽媽看的。

 

 

IMG_5640_副本.jpg

彩暈香水月季,1810年之前就有的老品種了。

 

 

IMG_5651_副本.jpg

 

 

IMG_5652_副本.jpg
貝琳達之夢?(Belinda's Dream 1988年  美國)

 

 

IMG_5657_副本.jpg

 

 

 

IMG_5659_副本.jpg

這應該是粉吸引吧?
 

 

IMG_5662_副本.jpg

 

 

IMG_5665_副本.jpg
右:夏洛特(Charlotte 1994年 ER)
曾經種死過一棵夏洛特,現在想想是自己沒有摸清它的習性,修剪不當的關係吧。

 

 

IMG_5668_副本.jpg

亮眼的烏拉拉(Urara  1996年 日本)
每次看到烏拉拉都會想起一個很愛玫瑰的朋友,她偏愛亮麗的顏色,烏拉拉就是個典範。

 

 

IMG_5677_副本.jpg
右:花瓣微尖的玫瑰,是日本育種家木村卓功育出的雪拉莎德(
Sheherazad シェエラザード  2014 年 )
印象中,左上角好像是古典法國波旁攀緣玫瑰擇飛鈴.島音,一百多年前就有的品種,花瓣是有點蓬鬆的。

 

 

IMG_5680_副本.jpg
夢香 (Yumeka,ユメカ    2007年  日本)

 

 

 

IMG_5691_副本.jpg

約瑟夫的彩衣(Joseph's coat  1969年美國),很熱情的顏色。

 

 

12961700_945445942218842_5687495226293680821_n_副本.jpg
(photo by Tina)

花架上的蔓玫月霧,是短枝開花的模範生。
 

 

IMG_5693_副本.jpg

(唉!月霧的近拍沒有一張拍好的,連後製都救不了。)
重瓣古典花型,淺黃色。


走在玫瑰園裡,很自然地想起了自己的〝玫瑰摧花史〞。瘋狂喜歡一樣東西的時候,常常感性戰勝理性,以為自己有本事戰勝陽光不足、雨水太多、容易有病蟲害等等問題。等到問題出現了,有沒有耐心去克服?是不是要退而求其次選擇適合自己環境的品種?
但是,強壯的品種有時花形自己又不愛,喜歡的花色花型刺又多得嚇死人。好愛英國玫瑰,但是英國玫瑰花期又太短......

還是逛逛現成的玫瑰園舒心啊!

台灣高熱多濕的環境要維持一個玫瑰花園是很辛苦的,謝謝你們,玫瑰園的園丁們!

 

 

 

 


正午時分暫時離開小玫園,到同屬花博新生園區範圍裡的林安泰古厝、典藏植物園逛了一下。

點與點的移動之間,看到草地上有特別的植物忍不住蹲下來看。

開著粉紅小花的爵床好可愛!

這到底是通泉草還是佛氏通泉草?

眼前一大叢開著白花的灌木,是厚葉石斑木?還是田代氏石斑木?

大概中午的陽光太烈了,答案都是回家以後才弄清楚的。

 

但是,很確定的是,回家以後,昏昏沉沉不舒服了好多天,套句老張的話:我應該是〝熱到〞了,真的是不耐曬啊!

 

12941163_984664091625225_189388835_.jpg

 

 

 

IMG_5547_副本.jpg

離開林安泰古厝的路上,一低頭,草地上兩棵綬草,一種非常迷你的蘭花,引起大家一陣討論。

說來有趣,綬草、喜鵲、金背鳩,這些動植物我認識已久,卻是在這趟玫瑰小旅行中第一次見到活生生的本尊。

 

 

 

 

 

 

 

文章標籤

玫瑰 小玫園 台北玫瑰園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