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天,春寒料峭,比冬天更像冬天。

下班回到家,又去看了掛在後院蔓玫雞尾酒下方的貓咪溫度計,15度,與室溫相同。本來想趁著天黑前的空檔,做點園藝雜務的,豈知,滴滴答答的又飄起小雨來。這幾天,春雨斷斷續續下著,氣溫又低,中國樹蟾全躲的不見蹤影,自然也聽不見牠們的歌聲
了。



          喜歡從不同的角度欣賞花!


後院兩株大理花自從落地
(自盆栽轉為地植)後沒多久,便有白粉病,朋友家的大理花也有同樣的現象。這讓我挺苦惱的,白粉病靠風傳播,別的植物我倒不擔心,但是今年我做起玫瑰大夢,過年後陸續添了幾棵玫瑰,正等待著天氣轉晴後種到陽光充足的位置,玫瑰如果染上白粉病,那可真是惡夢!


(棲息在樹葉上的中國樹蟾,攝於3月4日上午,一個溫暖的日子。)


兩隻小貓天天在花叢間嬉戲玩耍,還有一群可愛的中國樹蟾,這讓我有許多用藥上的顧忌。

玫瑰花是如此的美麗動人,但是它讓園丁開始傷起了腦筋……


                (去年初夏種植的瑪蒂莞達)


 
                                              (新添的玫瑰:Distant Drums 遙遠的鼓聲)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