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託人送來了這顆寫著我的名字和日期的柚子

社區入口的台灣欒樹照樣開的一樹燦爛,金黃色的細碎花瓣落在路邊,像鑲了淺淺的黃邊。第一道鋒面來的那兩三天,午後的陽光總是特別燦爛,有一種難以形容的明亮。風輕輕吹著,突然間花園裡兇猛的蚊子都消失了,於是,在夏天裡那個汗流浹背、灰頭土臉外加殺氣騰騰難的園丁,此刻難得可以很優雅、很從容的完成了部分的園藝工作。

真的很愛秋天,天一涼,浮躁的心就漸漸沉穩下來,開始有心情整理荒廢了一個夏天的後院。



倉庫前的櫻花樹下,落葉漸漸變多了,清掃落葉變成了日常工作。




屋旁的葡萄田裡,常見到年輕的農夫忙進忙出,綁藤、剪草、噴藥......
剪草機、噴藥機隆隆的音響,偶爾加上有工人前來工作時放大的收音機聲響,最近都成了入秋後dina的超級響鬧鐘。




過些時候,要把已經變形的多肉組合重新栽過。
找些木頭,把蘭花、積水鳳梨固定上去。
上田尾,買幾個大陶盆......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