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附近有一條小路,這路存在很久了,有個充滿文人思維的名字:「哲學小徑」。知道這名字的人並不多。 聽說這名字來自一個讀過很多書並且喜歡思考的人。

哲學小徑的起點在學校側門。沿著台地邊緣前行,一邊走可以一邊俯瞰大安溪沖積平原。放眼望去,田間盡是葡萄園和楊桃園,偶爾有些短期經濟作物。十一月份,葡萄果農較為空閒,種楊桃的人家則忙著採收和販賣。



                   


哲學小徑沿著台地邊緣的一側,是落差五十公尺左右的斷崖,其間生長著許多低海拔常見的樹木,來此散步,我的目光常落在這些美麗的樹上。最先會看到的是青剛櫟,我常和松鼠比賽誰先採到果實,當然,輸的總是我,因為我來此散步的次數似乎一年少過一年。接著會有一棵極為美麗的栓皮櫟,栓皮櫟生長的位置非常險峻,就算有果子落下,也大都落到山下去了。小徑上數量最多的樹應該是樟樹吧,其次好像是櫸木,中間夾著一棵烏桕。



11月份,烏桕葉子尚未轉紅,櫸木還未進入落葉期,樟樹依然一派優雅,我期待的青剛櫟果實還不夠大,倒是小徑兩旁有些野花開得燦爛。花朵比一元硬幣還小的紫花野牽牛,掛在果園旁的圍籬上,許久不見的野棉花在小徑末端一旁的空地上盛開著,引來一堆昆蟲。樹鵲金屬般的叫聲,不時自大樹頂梢傳來。















漫步小徑,會經過一座梨園,進入休眠期的梨樹,葉片落盡之後另有一種美感,在秋日陽光烘托下,就連生鏽的耕耘機看起來也是美的,想是人的心情好,看出去也就沒什麼不美的吧!梨樹邊有個小菜圃,種了些當令的菜蔬,葉片肥厚翠綠,可不比花圃遜色呢。



雖說來此散步的次數似乎一年少過一年,還是明顯的感覺到哲學小徑的改變:由於人為的干預,小徑旁的樹比起前幾年好像少了些,活動的鳥群也不若先前熱鬧。瞧!梨園附近一棵櫸木的樹幹上,被畫了兩圈,這作用和環狀剝皮是一樣的,櫸木終將一死!秋陽下的好心情,突然有些失落!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