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塔塔加賞野花的前一天

隔著馬路

對面詹先生花園裡有隻虎斑貓對著正在澆花的我喵喵叫

我十分確定牠是對著我叫

叫聲不太尋常想是餓了吧

我向牠招招手示意

意思是說:你過來這邊我才能幫你呀 

幾分鐘之後花還沒澆完

虎斑貓卻當真出現在我面前

身型瘦削乳房下垂模樣滄桑

應該是隻正在哺育幼貓的貓媽咪

仍然不斷對著我叫

叫聲雖然不至於用淒厲二字來形容

但是令人聽了難過

關掉水龍頭速速回屋裡拿出剩下的一點狗飼料

──也沒別的法子了,屋裡只有狗飼料

看虎斑貓狼吞虎嚥的樣子真擔心牠會噎著 

 

三個多星期過去了,虎斑貓天天來報到,

家裡備有貓飼料和特意留下的魚頭與剩肉

先生老說是我寵壞了牠,

「瞧!一天來好幾次,連飼料都不想吃了。」

我偷偷觀察過

這虎斑貓來時如果不見人影,喵個幾聲就安靜了

如果客廳碰巧有人又正好與牠四目交接

啊!快快拿出食物

不然淒厲的叫聲準讓你心碎

果真是人善被貓欺

這貓似乎看準了我們一家人都心軟

豈只是一天來數次

有時我下班才進院子牠便出現了  

對虎斑貓來說
牠或許找到了長期飯票
但是好景不常半路殺出程咬金
一隻看起來眼睛有白內障的老拉不拉多竟然賴在門口一整天
這老狗顯然不明白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的道理
不但霸佔了虎斑貓用餐的位置
還狠狠驅趕牠
不知道虎斑貓今天都吃些什麼
突然有些牽掛起來……
還有
這隻拉不拉多到底是誰家的狗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