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帕颱風來襲,晨起查看網路,發現苗栗也在停課停班的行列中,也就是說,我平白的多了一天假。

多了一天假,多做了很多事嗎?似乎沒有!一天下來,不是看書便是睡覺。

窗外雨下個不停,不見什麼風,直到下午風雨才顯的大些。從窗子望向前院,大門邊一棵正在開著的赤苞花,被風雨打的彎了身子。赤苞花是喜歡園藝的媽媽送我的,來這兒兩年了,今年總算正常的開出花來。照節令看來,已經入秋了,圍牆邊的石榴一樹黃葉早已陸續飄落,是整個花園裡最早落葉的植物。而一粉一白兩株木槿像是抓住夏的尾巴,拼了命的開出滿樹繁花。不過,這樣一場颱風雨,木槿的滿樹繁花恐怕要失色了!
 

 

            
                  
前院紅楓底下一株麥門冬也開花了。麥門冬不是起眼的花草,但是自有一種特殊的氣質。它像白蔥蘭一樣,總是讓人想起早期的庭園或花圃。童年時期的校園花圃,邊邊總是圍著白蔥蘭;早年,我曾在學校附近一戶民宅前面,看見通往庭園入口的一條小徑,週邊點綴著麥門冬,樸實中有種優雅和古意。那樣的畫面不知怎樣,烙在腦海深處很久,可惜日後我再度回到原處,當日景象早已不復再見。
 


晚間,雨勢小了些,遠近蛙鳴處處。又是一個適宜手做、讀書、烤蛋糕或是整理思緒的夜晚。這樣的夜晚,你做什麼呢?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