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放暑假了。

六月,六月怎麼過的?突然有些恍惚……


                                                 
今年六月,好像有下不完的雨。有時是瞬間的滂沱大雨,有時是午後雷陣雨;有時上午天青氣爽一到傍晚便傾盆大雨。好不容易雨停了,隨之而來的是超乎想像的炎熱。
天氣詭譎多變,曾在某日出差的路途,停車拍下清晨空中雲層的變化。

六月,阿勃勒和鳳凰花開的季節。在斷斷續續的雨中,參加孩子的畢業典禮、忙著自己學校的畢業典禮,時間飛也似的過了。逐漸長大的孩子,讓人有說不盡的感觸。



多雨又炎熱的六月,不利玫瑰展現它們的的美麗。

派特(Pat Austin)努力開著今年第三輪的花朵,艷陽高照的日子,過了午後,派特的花瓣像烤過似的翻捲起來,。



瑪蒂莞達(Matilda)的花朵才一兩天便開爆了,然後從優雅的粉色變成一片蒼白。

遺產(Heritage)兩天花就謝了。

多雨時節,花瓣密集的亞伯拉罕.達比(Abraham Darby)最可憐,多半的花朵總是來不及綻放便枯萎了。

幸好夏洛特(Charlotte)經的起日曬,為六月增添一點點的柔美。



有些花喜歡這樣的季節。

前院的百子蓮依然美麗,和木槿、蔓玫粉滿天星交織成一片美麗的綠籬。




來賞射干吧!射干不只花美,果實、葉片和身形都美,高溫和雨水讓牆邊的一小片射干出落的無比動人。


後院的金絲桃滿滿的花苞和花朵,一清早便引來大熊蜂的光臨,大熊蜂又引來小黑貓嚕嚕的覬覦。

時鐘花長成一把小花傘,是虎斑貓打盹的地盤。



南向陽台上一棵忘了名字的石蓮開花了,粉紅色的星狀花給人出乎意料的驚奇,讓你很難再忘了它。


六月,就這樣過了。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