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狀況的關係,有一陣子沒有慢跑也不再碰花園裡的工作了。
四月裡花園裡的某些美好的畫面,也一併被遺忘在檔案夾內。
上午,為前後院草皮剪草,天氣溼熱,只是剪個草就弄得自己很虛弱。
傍晚,恢復慢跑,跟剪草一樣,跑個兩千公尺,同樣感到虛弱。







年底種的鳳梨鼠尾草,最近才開始開花。





麻葉繡球花謝很久了。天氣一回暖,踏石之間的草開始狂長,花園裡瑣瑣碎碎的工作總是做不完。






大概是今年春天比往年冷,玫瑰(瑪蒂莞達)四月多才開始盛開,一盛開又遇上宛如初夏的熱天氣,這批花都已經謝了。
即使再度盛開,也不會有同樣的色澤和花形,畢竟天氣越來越熱了。














前院這棵固定在四約初開花的杜鵑,也因為天氣的關係,今年的盛開期竟然出現在四月下旬。



















去年十二月中旬買了一盆大飛燕草,花謝以後,又從基部繼續發芽,四月的時候開花了,大飛燕能夠在花謝以後再度發芽開花,應該也是拜今年春天天氣偏冷所賜吧。







這株叫做〝Doctor Ruppel〞的鐵線蓮,三月底在枝條頂端開始萌芽,同時長了五六個花苞,花型比往年碩大,花色也鮮豔的多。
讓人不解的是,它猛長花苞,枝條卻沒延伸多少。





另外一株不知名的鐵線蓮,姑且叫它紫花鐵線蓮好了,大約在相同的時間萌芽,和〝Doctor Ruppel〞不同的是,它在基部發芽,一旦發芽之後,就像魔豆似的快速長大,一公尺高的支架馬上不夠用,想了很久,決定把這株紫花鐵線蓮和蔓玫(雞尾酒)送作堆。











蔓玫(雞尾酒)底下的數珠珊瑚必須先修剪掉大半,不然會影響通風和光線。








支架上方以粗的鐵線向上延伸,目前,紫花鐵線蓮大約有三公尺長了吧。

都說鐵線蓮重肥,所以今年給了不少肥,妙的是,〝Doctor Ruppel〞猛長花苞,枝條瘦弱;紫花鐵線蓮狂長枝條,苞也無一個。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