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藤是國畫裡常見到的攀藤植物,春天,一串串紫色的花垂掛棚架之下,與新葉交互輝映,優雅而浪漫。


在九二一地震之前,我也有過一棵紫藤,雖然紫藤受限於平地的氣候,花串不夠美麗、花期也不長,但是每年春天,看著落葉後的紫藤開始萌芽、花一串串懸垂而下,仍然開心不已!


看過最美的紫藤是在杉林溪,花朵密密實實的,花串是平地的數倍長,那是在九二一地震以前的事了。當時沉醉地倚在紫藤花旁的女人,如今也已經進入中年!雖然我不再擁有紫藤,但是服務的學校裡種有不少紫藤,前些日子聽著負責校園花草的同事抱怨紫藤怎麼都不開花!不急、不急,時間到了,它自然會開。現在,不就陸陸續續開花了嗎!


 

 
去年四月,黛綠發起了尋找流蘇的韻事。事隔一年,我想在花園種下一棵流蘇的事,仍然懸宕著,但是離家五十公尺的姑姑家以及好友碧雲家,都植有流蘇。比起櫻花,流蘇真的長得超慢。

                                      
 

 

 

下班後,趁著天氣好,和同事們到碧雲的「幸福香草」幸福一下,順便賞流蘇。

流蘇不若阿勃勒、風鈴木或是其他的花耀眼,賞流蘇時要有一棵靜謐的心,安靜的看輕風如何拂過它細細的花瓣,聽風兒觸動新葉的細微聲音。因此,賞流蘇,獨賞也許勝過在眾人喧鬧聲中共賞吧!

                      

                                  

延伸閱讀:Dina舊花園的非關流蘇
                   黛綠花園的我們的流蘇
                   愛花人集合的千絲萬縷流蘇雨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