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庭杜鵑開到極盛的這天,來了四個老同學。

好久不見,親愛的妳們!

見面的時間訂了以後,就一直期待著這一天的來臨。

竹師五年造就了一種特殊的情感,一種即使多年不見看似疏遠但見了面又可以立即點燃的情感,一種無論時空在身上產生多大變化,但是見了面立即露餡的情感。總覺得老同學見了面,三兩句話,便立即露出〝原形〞,當年那個很純真的原形。

就像個平日的小旅行,老同學從新竹坐火車南下到豐原,再從豐原搭巴士一路坐到小鎮,說什麼都不讓我開車去火車站接,說是好久沒搭巴士了,順便可以欣賞風景。但是說真的,見了面,見你們如此聒噪,如此開懷大笑,我真的懷疑你們路上可以見到什麼風景,喔!除了水梨園以外。妳們的快樂感染了連日來舊疾纏身的我,啊!我都有點忌妒了。

詔,雖然不同班,可是都待過舞蹈社,當年偶爾有人把詔當成我,或者把我誤認為詔。就連去年底的同學會,都有人把她當成我,而且還是我們班上的同學呢!翁一聽,似乎無法置信,馬上拿出背包,從裡頭掏出一張班上同學的通訊錄,「來,你說,我們班上誰會認錯自己同學的?」經過一番比對,哦!是一個專二開始因健康關係休學的同學啦!那就難怪了。但是看翁一副認真的樣子,真的令人莞爾,而且,從那張隨身攜帶摺痕已經很深的同學錄,突然發現翁真的是個很有感情的人。

燕,也是隔壁班同學,有著渲染力很強的笑聲,聽著她笑,你就會跟著開心的那種。燕,妳當年就這麼愛笑的嗎?

阿花,當年的體操保送生,好多人心目中的偶像!現在腦海裡還牢牢保留著阿花在體操場上的身影呢。

翁,去年兩次同學會的靈魂人物,辛苦妳了!

相聚一次,真的太少。我們一定要常常再見!
















































 

    全站熱搜

    Di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